A-A+
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
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出自盛唐杜甫的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

  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

  作者:杜甫

  纨绔不饿死,儒冠多误身。

  丈人试静听,贱子请具陈。

  甫昔少年日,早充观国宾。

  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

  料扬雄敌,诗看子建亲。

  李邕求识面,王翰愿卜邻。

  自谓颇挺出,立登要路津。

  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。

  此意竟萧条,行歌非隐沦。

  骑驴十三载,旅食京华春。

  朝扣富儿门,暮随肥马尘。

  残杯与冷炙,到处潜悲辛。

  主上顷见征,欻然欲求伸。

  青冥却垂翅,蹭蹬无纵鳞。

  甚愧丈人厚,甚知丈人真。

  每于百僚上,猥颂佳句新。

  窃效贡公喜,难甘原宪贫。

  焉能心怏怏,只是走踆踆。

  今欲东入海,即将西去秦。

  尚怜终南山,回首清渭滨。

  常拟报一饭,况怀辞大臣。

  白鸥没浩荡,万里谁能驯?

  赏析:

  在杜甫困守长安十年时期所写下的求人征引的诗歌中,要数这一首是最佳的了。这类社交性的诗,带有显着的急功求利的妄图。常人写来,不是曲意巴结对方,即是有意降低自个,简单显露阿谀奉承、昂首乞怜的破旧相。杜甫在这首诗中却能做到从容不迫,直抒胸臆,吐出长时间郁积下来的对封建统治者限制人材的悲愤不平。这是他超出常人之处。

  公元748年(唐玄宗天宝七载),韦济任尚书左丞前后,杜甫曾赠过他两首诗,期望得到他的选拔。韦济尽管很欣赏杜甫的诗才,却没能处以实践的协助,因而杜甫又写了这首“二十二韵”,表明若是真实找不到未来,就决计要脱离长安,退隐江海。杜甫自二十四岁在洛阳应进士试落选,到写诗的时分已有十三年了。特别是到长安寻求功名也已三年,成果却是处处受阻,素志难伸。青年时期的豪情,早已化为一腔怨言愤慨,不得已在韦济面前宣泄出来。

  诗人首要运用了比照和抑扬弯曲的体现方法,将胸中郁结的情思,抒写得如泣如诉,逼真动听。这首诗大概说是体现杜诗“沉郁抑扬”个性的最早的一篇。

  诗中比照有两种状况,一是以他人和自个比照;一是以自个的今昔比照。先说以他人和自个比照。初步的“纨袴不饿死,儒冠多误身”,把诗人激烈的不平之鸣,象江河决口那样俄然喷射出来,真有劈空而起,势不可挡之势。在诗人地点的年代,那些纨袴子弟,目不识丁,一个个过着脑满肠肥、趾高气扬的日子;他们精力空无,本是世上剩余的人,偏又不会饿死。而象杜甫那样耿直的读书人,却大多空怀壮志,一向挣扎在饿死的边际,眼看误尽了工作和出息。这两句诗,开宗明义,明显提醒了全篇的宗旨,有力地归纳了封建社会贤愚倒置的漆黑实践。

  从全诗描绘的要点来看,写“纨袴”的“不饿死”,首要是为了比照杰出“儒冠”的“多误身”,轻写他人是为了重写自个。所以接下去诗人对韦济坦露胸襟时,便放下“纨袴”,紧紧抓住自个在寻求“儒冠”工作中今昔天壤之别的苦乐改变,再一次运用比照,以浓彩重墨抒写了自个少年满意蒙荣、眼下误身受辱的无量慨叹。这第二个比照,诗人足足用了二十四句,真是大起大落,酣畅淋漓。从“甫昔少年日”到“再使习俗淳”十二句,是写满意蒙荣。诗人用铺叙回忆的方法,介绍了自个早年拔尖的才学和远大的志向。少年杜甫很早就在洛阳一带见过大世面。他博学精深,下笔有神。作赋自认可与扬雄对抗,咏诗眼看就与曹植相亲。头角乍露,就赢得今世文坛领袖李邕、诗人王翰的欣赏。凭着这样杰出挺秀的才调,他天真地以为求个功名,登上宦途,还不是一挥而就。到那时就可完成朝思暮想的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习俗淳”的政治理想了。诗人信笔写来,昂首阔步,神采飞扬,大有趾高气扬、睥睨一切的气魄。写这一些,当然也是为了让韦济知道自个的为人,但更重要的仍是要杰出自个眼下的误身受辱。从“此意竟惨淡”到“蹭蹬无纵鳞”,又用十二句写误身受辱,与前面的十二句构成激烈的比照。实践是严格的,“要路津”早已被“纨袴”占尽,片面期望和客观实践的对立无情地嘲弄着诗人。看一下诗人在富贵京城的旅客生计吧:多少年来,诗人常常骑着一条瘦驴,奔走颠踬在闹市的街头巷尾。早上击打豪富人家的大门,受尽纨袴子弟的白眼;晚上尾跟着贵人肥马扬起的尘土郁郁归来。长年累月就在权贵们的残杯冷炙中讨日子。不久前诗人又参加了朝廷掌管的一次特试,谁料这场考试竟是奸相李林甫策划的一个忌才的大圈套,在“野无遗贤”的托辞下,诗人和其他应试的士子全都落选了。这对诗人是一个沉重的冲击,就象刚飞向蓝天的大鹏又垂下了双翅,也象漫游于远洋的鲸鲵一会儿又失去了自在。诗人的误身受辱、苦楚可怜也就达到了极点。

  这一大段的比照描绘,迤逦打开,犹如一个人步步登高,开端确是满目春色,心花怒放,那曾想会从高峰失足,如高山坠石,一泻千里,从而使后半篇彻底笼罩在一片悲愤迷惘的空气中。诗人越是把自个的少年满意写得兴旺热烈,越能衬托出眼前儒冠误身的悲惨惨痛,这大概是诗人要着力运用比照的苦心地点吧!

  从“甚愧丈人厚”到诗的终篇,写诗人对韦济的感谢、期望失败、决计离去而又依依不舍的对立杂乱心境。这样丰厚错杂的思想内容,必定需求诗人别的选用抑扬弯曲的笔法来体现,才干收到“其入人也深”的艺术作用。在崎岖的人生道路上,诗人再也不能忍耐像孔子学生原宪那样的贫困了。他为韦济当上了尚书左丞而暗自快乐,就像汉代贡禹听到老友王吉升了官而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诗人非常期望韦济能对自个有更实践的协助,但实践现已证明这样的期望是不可能完成了。诗人只能强迫自个不要那样怒火中烧,快要离去了却仍难免在那里顾瞻俳徊。辞阙远游,退隐江海之上,这在诗人是不甘心的,也是不得已的。他对自个曾寄以期望的帝京,对曾有“一饭之恩”的韦济,是那样依依不舍,难以忘怀。可是,又没有方法。最终只能决然引退,像白鸥那样飘飘远逝在万里波澜之间。这一段,诗人写自个由盼转愤、欲去不忍、一步三回头的对立心思,真是弯曲纵情,丝丝入扣,和前面动听的比照相联系,充沛体现出杜诗“思深意曲,极鸣悲慨”(方东树《昭昧詹言》)的艺术特征。

  “白鸥没浩荡,万里谁能驯!”从布局安排上看,这个结束是从百转千回中逼出来的,宛如奇峰突起,末势愈壮。它将诗人高尚的情趣、广大的胸襟、刚烈的性情,体现得辞气喷薄,栩栩如生。正如浦起龙指出的“一结高绝”(见《读杜心解》)。董养性也说:“篇中……词气磊落,傲睨世界,可见公虽困踬之中,英锋俊彩,未尝少挫也。”(转引自仇兆鳌《杜诗详注》)吟咏这样的曲终高奏,诗人青年时期的英气豪情,会从头在读者心头激荡。诗人经受着尘世的磨炼,没有向封建社会严格的不合理实践屈从,显示出一种碧海展翅的冲击力,从而把全诗的思想性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。

  全诗不只成功地运用了比照和抑扬弯曲的笔法,并且言语质朴中见锻炼,含蕴深广。如“残杯与冷炙,处处潜悲辛”,道尽了人情冷暖和诗人精力上的伤口。一个“潜”字,体现悲辛的无所不在,可谓悲沁骨髓,比用一个寻常的“是”或“有”字,就精密生动得多倍。句式上的特点是骈散联系,以散为主,因而既有规整对衬之美,又有纵横飞动之妙。所以这一切,都足证诗人功力的深沉,也预示着诗人更趋老练的长篇巨制,跟着年代的剧变和日子的充分,必将辉耀于中古的诗坛。

  • 版权声明: 本文部分资料源于互联网,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 | https://mj.aguanjie.com/485.html

胭脂雪瘦熏沉水,翡翠盘高走夜光。

胭脂雪瘦熏沉水,翡翠盘高走夜光。
出自金代诗人蔡松年的《鹧鸪天·赏荷》   秀樾横塘十里香,水花晚色静年芳。胭脂雪瘦熏沉水,翡翠盘高走夜光。   山黛远,月波长,暮云秋影蘸潇湘。醉魂应逐凌波梦,分付西风此夜凉。 赏析  这首咏荷词描写的初秋时节,黄昏月下的荷塘月色。月下荷塘,清虚骚雅,暗香袭人,天光云影间,山容水态貌给人一种幽静温馨的氛围。   全词运笔极有层次。先写出了荷塘的总体风貌,“秀樾横塘十里香,水花晚色...

形容山水的诗句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

形容山水的诗句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
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。 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唱歌声。 至于夏水襄陵,沿溯阻绝。 种豆南山下,草盛豆苗稀 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 茅檐长扫净无苔,花木成畦手自栽。一水护田将绿绕,两山排闼送青来。 明月出天山,苍茫云海间。 南湖秋水夜无烟,耐可乘流直上天。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 泉眼无声惜细流,树阴照水爱晴柔。 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 山回路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。 ...

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

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
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威加海内兮归故乡”出自西汉诗人刘邦的《大风歌》   大风歌   大风起兮云飞扬,  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,  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。   赏析:   刘邦得以打败项羽,是依托许多支戎行的协同作战。这些戎行,有的是他的盟军,本无统属联系;有的虽然原是他的部下,但因为在战役中实力敏捷增强,已成尾大不掉之势。项羽失利后,假如这些戎行联合起来对立他,他是无法敷衍的...

纸屏石枕竹方床,手倦抛书午梦长。

纸屏石枕竹方床,手倦抛书午梦长。
出自北宋诗人蔡确的《夏日登车盖亭》 纸屏石枕竹方床,手倦抛书午梦长。睡起莞然成独笑,数声渔笛在沧浪。 赏析  蔡确于1059年(嘉祐四年)中进士,1082年(元丰五年)拜尚书右仆射,元祐年间(1086—1094),罢知陈州,因为受其弟蔡砥牵连,罢官以后迁往安州(今湖北安陆),夏日登车盖亭,作了十首,此其第三首;《尧山堂外记》载:“时吴处厚笺注以闻,其略云:五篇涉讥讽。‘何处机心惊白马,谁人怒剑逐...
Copyright © 2022  古诗词名句 | 古诗文网旗下网站 | 本站使用 阿里云服务器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