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A+

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

“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”出自唐代李白的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

  梦游天姥吟留别  李白

  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。

  越人语天姥,云霓明灭或可睹。

  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。

  天台四万八千丈,对此欲倒东南倾。

  我欲因之梦吴越,一夜飞度镜湖月。

  湖月照我影,送我至剡溪。

  谢公宿处今尚在,绿水荡漾清猿啼,

  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

  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

  千岩万转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

  熊咆龙吟殷岩泉,深林兮惊层巅。

  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

  列缺霹雳,丘峦崩摧。

  洞天石扇,訇然中开。

  青冥浩荡不见底,日月照耀金银台。

  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

  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

  忽魂悸以魄动,恍惊起而长嗟。

  惟觉时之枕席,失向来之烟霞。

  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。

  别君去兮何时还?

  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

 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

  赏析:

  诗的最初几句是写入梦的缘由。诗人说:海上回来的人谈起过瀛洲,那瀛洲隔着茫茫大海,真实难以寻觅;越人谈起过天姥山,天姥山在云霞里时隐时现,或许还能够看得到。“瀛洲”是一座神山,我国古代传说,东海上有三座神山,一座叫蓬莱,一座叫方丈,一座叫瀛洲。越,如今浙江绍兴一带。“信”,在这里当“真实”讲。

  先说“海客谈瀛洲,烟涛微茫信难求”,这一笔是烘托,使诗一开端就带有奇特的颜色;再说“越人语天姥,云霓明灭或可睹”,转入正题。以下就竭力描绘天姥山的巨大:“天姥连天向天横,势拔五岳掩赤城。露台一万八千丈,对此欲倒东南倾。”诗人先拿天姥山跟天比拟,只见那山横在半天云上,似乎跟天连接在一起。再拿天姥山跟其他的山比拟,它既超越以高大知名的五岳,又盖过在它邻近的赤城。“五岳”,指我国的五座名山,泰山、华山、衡山、嵩山、恒山。“赤城”,是山名,在如今浙江露台北,由于山上赤石罗列,远看好像赤色的城,所以叫赤城。接着诗人又换一个视点以露台山为着眼点来写,说那天姥山东南边的露台山尽管非常高,但在天姥山面前,也矮小得几乎像要塌倒了。这里的“露台一万八千丈”,仅仅说露台山非常高,并不是说它实有一万八千丈。

  在这里,诗人并没有直接说出天姥山如何高,却用比拟和烘托的方法,把那挺立的姿态写得酣畅淋漓,似乎那高大挺立、在云霞里时隐时现的天姥山就在咱们眼前,唤起了咱们的梦想,跟着诗人一步步地向那梦境境地飞去。

  从“我欲因之梦吴越”一句开端,诗人就进入了梦境。从这里到“失向来之烟霞”一大段,写的都是梦境,是全诗的首要有些。

  诗人梦见个人在湖光月色的照射下,一夜间飞过镜湖,又飞到剡溪。他看到:谢公投宿过的当地如今还在,那里渌水泛动,清猿啼叫,风光非常幽雅。“谢公”,指的是东晋诗人谢灵运。谢灵运喜爱游山,以写山水诗著称,浙江的名山他差不多都到过。谢灵运在登天姥山的时分,曾经在剡溪这个当地住宿过,留下了“暝投剡中宿,明登天姥岑”的诗句

  接着,李白写道:“脚著谢公屐,身登青云梯。半壁见海日,空中闻天鸡。”这里的“谢公屐”,指的是谢灵运特制的一种爬山用的木鞋,鞋底上有木齿,上山就去掉前齿,下山就去掉后齿,这样走着省力些。“天鸡”,是古代传说里的一种神鸡,相传住在东海桃都山顶的一棵大树上,天鸡一叫,全国的鸡都跟着叫起来。诗人说:他穿戴谢灵运特制的木屐,登上天姥山的上连青云的石阶。站在高山之巅,看见东海的红日在半山腰涌出,听见天鸡在空中啼叫。这样,从飞渡镜湖到登上天姥山顶,一路写来,现象一步步变幻,梦境一步步翻开,梦想的颜色也一步步加浓,一向引向梦想的高潮。正面翻开一个迷离模糊、斑驳陆离的神仙国际:“千岩万壑路不定,迷花倚石忽已暝。熊咆龙吟殷岩泉,栗深林兮惊层巅。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”这几句的意思是说,在千回万转的山石之间,路途弯弯曲曲,没有必定的方向。倚靠着岩石,沉迷绚丽的山花,天遽然昏黑了。熊在吼怒,龙在吟啸,震得山石、泉流、深林、峰峦都在颤栗。气候也急剧地改变,青青的云天像要下雨,毛毛的水面升起烟雾。写得绘声绘色。这里采用了楚辞的句法,不只使节奏发生改变,并且使读者联想到楚辞的个性,更增添了浪漫主义的颜色。

  突然间现象又起了改变:在咱们面前,响雷闪电高文,山峦崩裂,霹雷一声,通向神仙洞府的石门翻开了,在一望无边、青色通明的天空里,显现出日月照射着的金银楼阁。且看:“列缺响雷,丘峦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开。青冥浩荡不见底,日月照射金银台。”这里作者接连用四个四言短句“列缺响雷,丘峦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开”,节奏参差错落,掷地有声,把天门翻开时的宏伟气势,充沛地写了出来。“列缺”就是闪电。

  在天门翻开曾经,诗人竭力铺叙暗淡模糊的颜色和惊天动地的响声,而天门翻开今后,现象又是一片光辉灿烂,壮丽特殊。这样,前者就对后者起了烘托的效果,在诗的气势上,形成了一个由消沉到昂扬的波涛。为神仙的进场烘托了奇特的布景。

  接着,神仙进场了:“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繁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”许多神仙纷繁走出来,穿戴彩虹做的衣裳,骑着风当作马,山君在奏乐,鸾凤在拉车。梦境写到这里,达到了最高点,诗人的梦想真像“天马行空”,自由自在地恣意奔跑。

  读着这些诱人的诗句,好像是在赏识颜色鲜艳、改变莫测的神话影片相同,是那样富于魅力,那样引人入胜。使人读了心往神驰,宛如置身神仙国际。

  可是,好梦不长:“忽魂悸以魄动,怳惊起而长嗟。唯觉时之枕席,失向来之烟霞。”心惊梦醒,一声长叹,枕席照旧,方才的烟雾云霞哪里去了?诗在梦境的最高点遽然收住,扶摇直上,由梦想转到实际,似乎音乐由响遏行云的高音,一会儿转入低声,使听者心境也跟着寂静下来。读诗,尤其是读古体诗,全篇的波涛起伏是大概注重领会的。

  诗人由梦醒后的低徊绝望,引出了最终一段。这一段由写梦转入写实,提醒了全诗的中心意思。这首诗是用来留别的,要通知留在鲁东的兄弟,个人为什么要到天姥山去求仙访道。这一段是全诗的宗旨地点,在短短的几句诗里,体现了诗人的心里对立,迸发出诗人激烈的豪情。他以为,好像这场梦游相同,人间行乐,总是乐极悲来,古来万事,总是如流水那样转瞬即逝,仍是骑着白鹿到名山去寻仙访道的好。这种对人生的伤豪心情和逃避实际的情绪,体现了李白思维傍边消沉的一面。封建社会里归于封建统治阶级的知识分子,在政治上遭受波折的情况下,对人生抱消沉情绪,是能够了解的。可是,咱们评估这首诗里所体现的李白的思维,决不能只看到这一面,还要看到另一面,更激烈的一面。在李白的思维傍边,和“人生无常”相伴而来的,不是对人生的屈从,不是跟权臣贵戚同恶相济,而是对上层统治者的鄙视和抵挡。他的求仙访道,也不是像秦始皇、汉武帝那样为了满意无量的贪欲,而是想用远离实际的方法标明对权臣贵戚的唾弃和不退让,正像诗的结句所说: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”哪能够垂头折腰服侍那些有权有势的人,使得我整天不愉快呢!从这里能够看出诗人的思维是弯曲杂乱的,可是它的首要方面是活跃的,有抵挡精力的。

  下面再简略谈谈这首诗的艺术个性。

  李白是我国古代诗人中浪漫主义门户的杰出代表。这首诗,在构思和体现方法方面,就赋有浪漫主义颜色。它彻底突破了通常送行、留别诗的告别伤离的老套,而是借留别来标明个人不事权贵的政治情绪。在叙说的时分,又没有采纳平淡无奇的方法,而是围绕着一场游仙的梦境来构思的,直到最终才落到不事权贵的宗旨上。这样的构思,给诗人梦想的奔驰开辟了宽广的范畴。跟这样的构思相适应的是,斗胆运用夸大的方法来描绘梦想中的国际,刻画梦想中的形象。在这方面,诗人显现了特殊的才干,他写熊咆龙吟,写雷电响雷,写海市蜃楼,写霓衣风马……把梦想的局面写得栩栩如生,真是令人目不暇接,触目惊心。杜甫说李白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,是非常恰当的谈论。还大概注重,作者不是为写梦想而写梦想的,写梦想是为“不事权贵”的宗旨效劳的。他写神仙国际的秀丽,正是反衬实际国际的丑陋;写个人一心想漫游仙界,正是体现对实际国际的憎恨,不肯跟权臣贵戚同恶相济。不事权贵的宗旨,像一盏聚光灯,把全诗照明,梦想在这灯火里才生动起来,不然,即便再奢侈百倍,也是不会放出动听的光荣的。

  这首诗是七言古诗。七言古诗是旧体诗的一种,在唐曾经就形成了。到了唐代在思维内容和艺术形式上都得到充沛的开展。这种诗体,首要是七言,也能够兼用或长或短的语句。用韵,能够一韵究竟,也能够中心换韵。句数不限,篇幅可长可短,于旧体诗中是比拟少受格律拘谨的一种。李白很长于写七言古诗。这大概是由于这种诗体流通天然的特色,更适合于体现他的豪放豪放的思维豪情。就这首诗来说,句法的改变极富于创造性。尽管以七言为基调,可是还交织地运用了四言、五言、六言和九言的语句。这样灵活多样的句法用在一首诗里,却并不觉得生拼硬凑,而是天衣无缝,非常和谐。这是由于全诗为一条豪情开展的头绪所贯穿,跟着豪情的起落,诗句有长有短,节拍有急有缓。有人说李白的诗“虽千变万化,如珠之走盘,自不越乎法度之外”,这是非常恰当的。

  • 版权声明: 本文部分资料源于互联网,本站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 | https://mj.aguanjie.com/532.html

描写荷花的诗句 莲香隔浦渡,荷叶满江鲜

描写荷花的诗句 莲香隔浦渡,荷叶满江鲜
金桨木兰船,戏采江南莲。莲香隔浦渡,荷叶满江鲜。房垂易入手,柄曲自临盘。露花时湿钏,风茎乍拂钿。 折荷有赠唐·李白 涉江玩秋水,爱此红蕖鲜。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。佳人彩云里,欲赠隔远天。相思无因见,怅望凉风前。 荷花李商隐 都无色可并,不奈此香何。瑶席乘凉设,金羁落晚过。回衾灯照绮,渡袜水沾罗。预想前秋别,离居梦棹歌。 莲花温庭筠 绿塘摇滟接星津,轧轧兰桡入白苹。应为洛神...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
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
出自宋代柳永的《雨霖铃·寒蝉凄切》 寒蝉凄切,对长亭晚,骤雨初歇。都门帐饮无绪,留恋处,兰舟催发。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!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(好景 一作:美景) ...

当年得意如芳草。日日春风好。

当年得意如芳草。日日春风好。
出自宋代辛弃疾的《虞美人·赋虞美人草》 当年得意如芳草。日日春风好。拔山力尽忽悲歌。饮罢虞兮从此、奈君何。 人间不识精诚苦。贪看青青舞。蓦然敛袂却亭亭。怕是曲中犹带、楚歌声。 参考翻译 注释 [1]拔山:比喻...
Copyright © 2022  古诗词名句 | 古诗文网旗下网站 | 本站使用 阿里云服务器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